观看记录
查看更多

起跑线 » 故事 » 文学 » 传奇故事 »

索命的镖谣

发布时间:2015-06-01   点击次数: 
导读:索命的镖谣 我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吃东西了 飞狐侠梅平和仆人巴孩骑着马踏进凤阳镇的时候,已是日暮时分。 昨晚,梅平正在夜读,突觉窗外人影一晃,紧接着一道寒光透窗而入。梅平

索命的镖谣

我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吃东西了

飞狐侠梅平和仆人巴孩骑着马踏进凤阳镇的时候,已是日暮时分。

昨晚,梅平正在夜读,突觉窗外人影一晃,紧接着一道寒光透窗而入。梅平双指一捏,将一只三寸长薄如纸亮如雪的柳叶飞刀牢牢抓在手中。梅平不及多想,跃出窗外一看,星稀月朗,哪儿有半个人影?

梅平号称飞狐,以身手快捷头脑机警扬名江湖,能在他面前施刀偷袭并快速逃匿,足以说明此人武功亦非.泛泛之辈。

这个人会是谁呢?

梅平回屋,见飞刀上绑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这样几个字:

生死一线间,速去凤阳镇。

梅平知道,一定又有人有难请他拔刀相助了。梅平为侠,只在济困扶危,当下叫醒巴孩,骑上快马,连夜赶赴八百里外的凤阳镇。

二人经过一天一夜的奔波,又饥又饿,在镇中找了一家酒楼吃喝起来。吃喝间,忽听外边传来喊杀之声,二人顺着窗子往外一望,街当间有三个汉子围着一个穿得又破又烂的乞丐正在厮:打。乞丐身单力薄,怎是这三个壮汉的对手?

乞丐被打得满地乱滚的时候,梅平出现在三个汉子面前道:“几位朋友,三个壮汉欺负一个柔弱的叫花子,就不怕让人笑话?”

“这儿没添草料,哪儿蹦出个叫驴蛋子来!”为首的那一个留着络腮胡子长着铁塔般的汉子吼道。

梅平双眼一眯,笑道:“阁下嘴里怎么这么没德,出口便是脏话连篇,莫非阁下当真是有人养没人教?”

络腮胡子显然被激怒了,正要挥拳扑向梅平,另外两个汉子趋步走到梅平面前,其中的一个鹰眼汉子指着络腮胡子道:“这位朋友,知不知道我们大哥是谁就敢到这挡道?识时务者的就赶紧走开,否则的话……”

还没等鹰眼把话说完,梅平便问道:“否则的话怎么的?”

另外一个勾鼻汉子操着公鸭嗓结结巴巴道:“否……则……的话,就将你……扒……皮抽……筋……”

梅平被勾鼻汉子逗得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鹰眼道:“甭跟他磨叽,将这小子废了,看看他还管不管闲事?”

乞丐见状道:“这位公子,您还是走吧,这些人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弄不好,把您的命都得搭上啊!”

梅平笑着冲乞丐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对三个汉子道:“既然想把我给废了,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是单挑,还是群殴,在下奉陪便是。”

汉子们不知深浅,分三个方向向梅平袭来。汉子们见梅平不慌不忙,眼睁睁见拳头打向梅平,却分别打在了同伙的身上。汉子们惊愣之时,却见梅平在他们身后呢!

他们以为刚才是看花了眼,明明是打在了这个不知深浅的家伙身上,为件么竟打在了同伙的身上?还没等这几个汉子回过神来,身上已经挨了几下快如闪电一般的重击。他们想不到这个白净面皮的年轻人打起人来能这么快、这么准、这么狠!等他们总算明白这次终于惹上了麻烦时,已经晚了。络腮胡子的锁骨断了;鹰眼的左臂折了;勾鼻的鼻梁被打塌,恐怕再也勾不起来了。络腮胡子的脸儿白了。鹰眼的脸儿紫了。勾鼻的脸儿绿了。他们怔怔地看了一下梅平,一反刚才的飞扬跋扈,嗷嗷大叫着撒开腿跑了。

梅平将乞丐救起问:“这位朋友,这伙人为何追着你厮打?”

乞丐道:“公子,我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吃东西了,实在受不住了,就去一家酒店里乞讨,没想到被伙计厮打。”

梅平吩咐巴孩将乞丐扶进酒馆,吩咐小二又上了一副碗筷,看着乞丐吃喝起来。

乞丐狼吞虎咽了一阵,端起酒杯呷了一口酒,突然,乞丐以左手抚腹,口鼻之中渗出鲜血,扑倒在桌子上了。梅平知道,乞丐是被毒死的,一定是有人趁他和巴孩出去时在酒中下了毒暗害于他,没想到乞丐却当了替死鬼!可会有谁在酒中下毒呢?梅平向屋内扫视了一番,伙计和掌柜吓得脸都白了。

这当口,有个人在人群之中蓦地一闪,踢开窗子跳了出去。难道是此人下的毒?梅平看得真切,此人身法灵活,当下不及细想,纵身尾随而去。众人见梅平快步如风,身如鹰隼,个个都睁大了眼睛。

他们哪儿见过身法如此灵活的异人?

这时,天已经黑了下来,梅平纵身上房,那个神秘客正在前面的屋脊之上。梅平施展轻功绝学“八步赶蝉”的身法狂追下去,那人见梅平追来,也施展快得难以形容的轻功身法在前面狂奔。

梅平暗忖,这人轻功不在他之下。这个人会是谁呢?又因何在酒中下毒?

梅平追着追着,神秘客到一片树林里就不见了。梅平停下仔细观看,林中隐隐透出灯火,现出一座偌大的宅院。梅平心想,刚才那个神秘客一定遁人这所宅院之中。天色已晚,不能轻举妄动,待到天明之后再来仔细观察,这里到底是何所在。

一双秀目总是有意无意在打量他

第二天,梅平早早和巴孩来到那片树林里。梅平这才看清楚,树林掩映之中竟是一个偌大的庄院。梅平绕到正门,见门楣上悬有“风阳人家”的匾额,心中暗想,莫不是到了武林豪士林冲之的宅第?林冲之武功奇高,自号凤阳先生,近几年来隐遁江湖,不问,武林之事。梅平久闻其名而未见其人,如果此宅主人真是林冲之,倒要好好和他理论一一番。七年前泰山武林大会,林冲之本想争盟主之位,后来见年事已高,就退出了争夺。当时,梅平和师父也出席了武林大会,和林冲之住在一个客栈,闲时谈武论剑,故而和林冲之相熟。林冲之本是武林界泰斗级人物,一双“鬼哭神愁掌”打遍天下几无敌手,不知何故,近年来竞隐匿山林,江湖上已鲜有他的消息,没想到却在此隐居。

索命的镖谣(2)

梅平叩动门环,仆人开门,一打听,果是林冲之的宅第。仆人进去通报,一位年过七旬精劲硬朗花白胡须的老者迎出门来。

人未出门,声音先到:“梅大侠远来,蓬荜生辉啊!”

老者正是林冲之。

梅平躬身施礼道:“数年未见,林老伯越来越年轻了。”

林冲之拉住梅平的手笑道:“老夫已是夕阳西下,梅贤侄正是如日中天哪!”

梅平,阳巴孩随林冲之来至院内,忽听一阵悠扬的琴声传来,梅平一愣,心想,在这乡村僻野,竟还有如此精通音律之人?只见珍珠帘掩映,一位妙龄少女正在倚案而坐,此刻正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弹起了《平沙落雁》。但见素指尖尖,指法娴熟,那优美婉转的琴声一会如高山流水,一会似幽泉低咽,时而似清秋雁鸣,时而似花间莺语。

梅平不但擅长武功书画,而且尤擅琴瑟管弦,今见少女弹得如此好琴,早已听得入了迷,竟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一曲弹完,梅平击掌赞道:“好一个《平沙落雁》,真让人大饱耳福呀!”

少女从帘内走出:“先生过奖了。小女子弹凑的只不过是一曲粗艺而已。不过,能识此曲之人不多,先生也算作知音了。”

林冲之笑道:“这便是养女红鸾。红鸾,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闻名江湖的飞狐侠梅平梅公子。”

红鸾忙盈盈下拜,望着梅平嫣然一笑:“梅公子好!”

梅平一见,这姑娘身材修长,仪态万千,貌如漫步瑶台的洛女,不由暗暗称奇——且不必说她的姿态如何曼妙,但就她的两只梨涡,浅笑轻颦,都会荡起让人倾倒的清波。梅平暗忖,没想到凤阳这个山里小镇竟有如此佳丽,心下赞叹不已。

两人携手走进客厅。林冲之吩咐家人摆上酒宴为梅平接风。

席间,林冲之道:“梅贤侄,泰山武林大会一别,已过七载,今日得见,实乃三生有幸。如贤侄不弃,在敝宅小住如何?”

梅平正想查探乞丐死因,就答应下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林冲之问:“梅贤侄此来拜望老夫,莫非有什么事儿想求老夫帮忙?”

梅平就将昨天晚上毒死乞丐的神秘客遁人林宅之事说了一遍。

林冲之沉吟片刻道:“梅贤侄是怀疑投毒者是我林宅中人?如果真是如此,老夫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来人,将宅中人等聚到客厅,让梅贤侄逐个辨认。”

梅平连忙阻止道:“林老伯客气了,夜色为掩,小侄并没有看清此人容貌,即便老伯将宅中人全都聚集到此,我还是不能辨出其人。”

林冲之道:“贤侄真是性情中人,好,就依贤侄之言!”

二人谈笑风生,甚是投机,当林冲之得知梅平虽然年过三十还没娶妻之时,哈哈大笑道:“梅贤侄,老夫养女红鸾,才貌双全,如贤侄不弃,说与贤侄为妻如何?”

还没等梅平表态,林冲之一击掌,红鸾一袭白衣走了进来。

林冲之见状道:“红鸾,还不为梅公子把盏?”

红鸾忙附身为梅平斟了一杯酒,垂眉含笑:“公子,请。”

香气袭人,脉脉含情,眼前一片春色。梅平道:“谢姑娘。”

红鸾莞尔一笑,退到了林冲之身后。

林冲之道:“红鸾性情稳重,知书达理,但为人矜持,请贤侄勿怪。如若贤侄不弃,就与贤侄为妻如何?”

梅平道:“多谢老伯美意,小侄浪迹江湖,居无定所,岂不辱没了红鸾姑娘?红鸾姑娘才貌双绝,何愁不遇佳偶。”

林冲之道:“贤侄,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再相强。”

二人又喝了半晌,方才各自散去。

梅平发现,红鸾那一双秀目总是有意无意在打量他。

夜半,梅平躺在床上,双眼虽闭,睡意却无。就在这时,忽听房上传来微响,双眼微睁,一个黑衣人从房上轻轻掠下。黑衣人轻轻拨开门栓,蹑手蹑脚走到梅平床边,见梅平躺在床上举剑便刺。哪知身后却转出一个人来,一脚踢在了黑衣人的背部,黑衣人扑倒在床上,抓起被子一看,被里包着的分明是一只枕头,哪儿有什么梅平?

原来,梅平见黑衣人掠下房来的时候,就将枕头塞在被子里转到床幔后边去了。梅平虽然年纪不大,却有十数年的江湖生涯,早练就了一身处事不惊洞察秋毫的本领。

梅平吼道:“足下是什么人,因何刺杀于我?”

黑衣人也不搭言,虚晃一剑,纵身跃出窗外上房走了。梅平上房紧跟其后,黑衣人回手一抖,一道寒光闪过,梅平知有暗器飞来,伸手将暗器夹在手里。

梅平回到屋后,抽出暗器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蝴蝶镖。蝴蝶镖上插着一张纸条,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一句谣词:“柳、叶、胡,梅和白,关东雄。没其心,失其目,丢其足,断其头,白日悠悠不得寿。”

柳、叶、胡,梅和白,莫不是指关东武林五侠?柳就是神剑无敌柳南风;叶就是冷血叶晓明;胡,就是铁腿胡春来;梅和白,就是他飞狐侠梅平和神刀白乐天。看来,今夜黑衣人刺杀他是假,传递谣词是真。

索命的镖谣(3)

这黑衣人究竟是谁?留下这封镖函的用意何在?梅平百思不得其解。莫非这镖函是在暗示说关东五侠命在旦夕?他与昨晚投毒后潜入林宅的那位神秘客会不会是一个人?所有这一切,在梅平的脑海里形成了一连串解不开的疑问。他觉得,林宅笼罩着一层让人捉摸不透的迷雾。

这时,林冲之领着家人提着灯笼赶到,梅平就将刚才发生之事叙说了一遍。

林冲之看后沉吟良久说:“梅贤侄,此镖函非同小可,暗示关东五侠将会相继身遭不测。梅贤侄,江湖上风传此谣久矣,半年前我便听人说起,贤侄,老夫所说不差的话,柳、叶、胡,梅和白中的梅字,大概就是指你梅贤侄了吧!”

梅平道:“老伯所说不差,可我不明白,这个行刺我的黑衣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您的宅中?他是如何知道我的行踪的?另外,他为什么不害我性命却留下镖函,目的何在?不过,还有一点我不明白,贵宅戒备森严,黑衣人是如何进来的呢?”

林冲之有些不悦:“梅贤侄是在怀疑我林某,人了?”

梅平道:“老伯要想加害于我不必绕这么大的弯子,房中的夹壁墙中暗藏的强弩就可以轻而易举使小侄命丧此间。另外,黑衣人身形,单薄,因此我断定,黑衣人绝非老伯所扮,而,是另有其人。不过,这个人不识贵宅机关暗道‘的秘密罢了。”

林冲,之赞道:“梅贤侄果然老道,我林宅处处都是机关暗道。不过,黑衣人出现在我的宅子里,我一定会还贤侄一个公道。”

原来,梅平有个习惯,每到陌生之处就会探测此间有无机关暗道。梅平进屋休息时,便在床背后的墙壁上轻轻叩打,见墙中发出空音,便知是夹壁,又见壁上有小孔,便知里边定暗藏强弩。梅平行走江湖多年,什么场面人物没有见过,凭经验判断,林冲之退隐江湖一定蕴藏着不为人知的惊天之举。林冲之身边的那位养女红鸾也绝非什么泛泛之辈,从她的眼神里,梅平隐隐约约感觉到那里面似乎隐藏一丝不易被人觉察出来的东西。

梅平回到房间后再无睡意。看样子,是冥冥之中有人在牵着自己的鼻子走,为何自己一到凤阳,就遇到了乞丐蹊跷被害?今晚投掷镖函的黑衣人和昨天晚上投毒的神秘客都出现在林宅,这难道仅仅是一种巧合?

梅平隐隐感到了一丝不祥。

第二天一早,梅平就想辞别林冲之前往山海关五柳庄去拜望神剑无敌柳南风。

林冲之道:“梅贤侄远道而来,就在府中多住几日,老夫还要和贤侄切磋切磋呢!”

梅平无奈,只好耐着性子又住了几日。

不过,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梅平发现,林冲之话语不多,每日只和他论酒谈诗,只字不提江湖之事。即便梅平提起,林冲之也找个由头将话题岔开了。

林冲之是怎么了?

当梅平问起他前后因何判若两人时,林冲之道:“老夫早已不过问江湖之事,若不是贤侄来索要那个潜入我府中的神秘人,老夫早就忘了这‘江湖’二字。”

梅平只好微笑着点头。

这个神秘客到底是谁

几日后,梅平和巴孩辞别了林冲之到了山海关。柳南风江湖人称神剑无敌,一把青锋剑,当年仅用六招便击败此前江湖最负盛名的剑客——“塞北神驼”邱不让。邱不让曾经当过当今皇上的贴身侍卫,武功自然了得,只是因为和前朝皇帝身边的一个宫女有情,触怒了龙颜,被发配宁古塔为奴。后来邱不让凭借自身的武功称雄塞北,当今皇上也不追究于他,没想到被柳南风六招威名扫地。

可见柳南风的武功之高,他的神剑无敌之名亦算当之无愧。

这样的人会被害吗?

这样的人却偏偏被害了!

还没进五柳庄,就听庄中传出丧鼓之声。梅平便打听柳宅去处,庄中人告诉他,柳南风已经故去了。

梅平对巴孩道:“我们还是晚来了一步,柳南风已遭不测。”

梅平找到柳府一个家人,那人告诉他,三天前是夫人去世三周年,员外柳南风到墓边祭拜,就在墓前喝醉了酒,家人将他搀扶家中睡下。第二天早上丫鬟见日上三竿员外尚未起床,就去他房中一看,床铺之上满是鲜血,人已经死了。官府前来验尸,发现员外胸口被剖,心脏不翼而飞。

梅平找到了管家,报上了自己的身份,请求最后瞻仰一下柳南风遗容,管家答应了。在征得了同意后,梅平解开柳南风的胸口寿衣,果见胸口处有一剑痕,家人并没有说谎,想来没其心那句镖谣果然不虚。柳南风武功奇高,是何人能人室将其置于死地呢?看来,行刺之人绝非泛泛之辈。梅平将尸身上的衣服扒开,在尸身的椎骨中间发现了一个被蚊虫叮咬过的红色斑点,梅平用手在斑点处捏动,竟取出一根细如毛发长约寸余的银针来。梅平知道,此针名叫无影针,能透、其穴而不见其血,杀人无形,故叫无影针。

江湖能施无影针的人不多。是何人施无影针杀了柳南风?他又为什么要杀柳南风?难道仅仅是因为那句镖谣上的“没其心”?梅平百思不得其解。

证实了柳南风的死因之后,梅平随了莫银,便对巴孩道:“柳南风现已应了镖谣中没其心那句话了,那么凶手下一个目标就该是第二位冷血先生叶晓明了,我们必须跟凶手赛跑,快速赶往广宁。”

索命的镖谣(4)

广宁是塞北第一雄关,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位于关内外的咽喉。冷血叶晓明居住在广宁的“什”字街李成梁将军石牌坊边。

二人赶到广宁,远远望见“什”字街旁的叶宅门口已经挂出了白幡。

梅平叹息一声对巴孩道:“巴孩,我们还是晚来了一步,冷血先生一定出事了。”

巴孩惊问:“公子,何以知晓冷血出事了?”

梅平指着李成梁石牌坊旁的一个左门首挂白幡的宅门道:“北方民间丧事,人死后问道:“这位老哥,此处可是冷血叶先生宅第?”

家人点头道:“正是叶府,我家老爷昨天晚上横遭不测了。

巴孩听得目瞪口呆。

叶晓明,在关东五侠中是性情最为孤傲,所以江湖人称冷血。他十五岁出道,一把“寒霜正义刀”横扫关东,武功人品足以震慑江湖。

可这样的人还是被害了。而且,死得极惨。

梅平赶到灵堂,掀起尸布一看,叶晓明果被剜去双目,死相甚惨。这时,一位三十左右,容貌端秀身穿孝袍的女人走了过来。叶夫人乃关东名门之后,是关东有名的才女,十七岁嫁给叶晓明,夫妻二人甚是恩爱,江湖上,这是一对人人羡慕的佳偶,没想到现在却抛下夫人形单影只。梅平知是叶夫人,就过来报上身份。叶夫人一见梅平,红肿的眼睛里又滴下泪来。

梅平道:“嫂夫人节哀顺便,叶兄已然离去,现在,最要紧的是抓住加害叶兄的凶手。嫂夫人能否向我提供一下叶兄被害始末?”

叶夫人止住悲声,点了点头。

昨天,是叶晓明四十岁生日。晚上,夫妻二人对饮起来。叶夫人去厨房取丈夫最爱喝的斑鸠汤的时候,回来时便见丈夫趴在了桌子上。起初,叶夫人还以为丈夫贪杯睡着了,也并没在意,就绕到丈夫的身后想将丈夫推醒,哪知这一推,丈夫的身子竟软软地瘫倒在太师椅上了。叶夫人一看,丈夫血流满面,双目竟然被挖!

梅平劝叶夫人节哀顺便,请求勘验叶晓明的遗体。在叶晓明的后背,梅平发现了和柳南风一模一样的红色斑点,捏出一枚和害死柳南风一模一样的无影针来!梅平分析,从无影针上来判断,害死柳南风和叶晓明是一人所为,而这个人必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

这个神秘客到底是谁呢?

从镖谣上来判断,神秘客下一个目标应该是辽阳石首山庄铁腿胡春来了。如按镖谣上所说,胡春来定遭失足之厄。

这时,家人来报,外边来了叶晓明生前的好友铁拳张海天。张海天在江湖上是一等一的高手,他不但武功奇佳,而且写得一手好字,作一手好诗,江湖人称铁笔先生。朝廷几次聘他为官,可都被他拒绝了。

梅平和张海天交情甚厚,忙和叶夫人出去相迎。寒喧过后,梅平和张海天耳语一番。见张海天点头应承下来了,梅平这才和巴孩告辞离去。

三天后的一天晚上,梅平和巴孩出现在辽阳城外的白马河边的一座野店之中。他们走得实在是太疲乏了,接连发生的柳、叶相继被害一事,不得不让他们去寻找下一个目标,以求给予最大限度的帮助。休息之时,梅平让巴孩住在里间,自己则住在了外间。巴孩不解其意,梅平说你跟着我鞍马劳顿这些天了,也该好好美美地睡上一觉了。巴孩见主人言真意切,也就不再推辞。

子夜时分,一个黑衣人从店房的屋顶掠下,蹑足潜踪绕到了里间,不由分说举刀就剁。黑衣人的刀在夜色下泛着点点寒光,眼见这刀就要劈到巴孩的身上。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恰恰巴孩翻了个身,忽觉面前黑影一闪,黑衣人的刀闪着寒光向自己当头劈来,于是凌身一闪,黑衣人的钢刀走空。说时迟,那时快,就见巴孩随后从床上一跃而起,快如闪电一般击出双掌,黑衣人躲避不及,被拍在前胸,钢刀差点脱手而飞。

巴孩喝问:“你是什么人?竟敢在夜半行刺!”

那人也不言语,挥刀向巴孩当头砍下。这把刀快得难以形容,但见刀山阵阵,让人眼花缭乱。巴孩赤手空拳,施展空手人白刃分筋错骨之技,化解黑衣人凌厉的刀法。

二人在室内展开了龙虎恶斗,巴孩一边打一边喊抓刺客,梅平闻声赶来,黑衣人见二人夹击,知道不能得手,卖了个破绽破窗而去。

大概由于晚上太黑,梅平也没去追赶。

梅平问:“巴孩,伤着没有?”

巴孩道:“公子,要不是我及时发现,小命早就没了。难道,有人盯上了咱们?”

梅平道:“看来,这刺客是奔我而来,让你为我搪了灾。没事儿,我们以后小心就是。时间不早了,明晨还要赶路呢,睡吧。”

巴孩睡下时,梅平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诡秘的微笑……

他霸占了我的未婚妻玉儿

第二天日上三竿之时,主仆二人出现在辽阳的石首山庄。让二人感到意外的是,石首山庄风平浪静,什么意外的事情也没有发生。梅平报上名姓之后,家人将他们领到了客厅。让梅平大惑不解的是,胡春来正盘膝坐在厅中的一张卧榻之上。在胡春来的下首,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梅平仔细打量胡春来,与三年前相比,胡春来似乎苍老了二十岁,几乎让人认不出。

索命的镖谣(5)

这哪里还是那个英姿勃发的胡春来?

不过,让梅平更加惊愕的是,胡春来的身边竟多了一位双十年纪的漂亮女子。不知为什么,梅平觉得那女子眼睛里似乎露出一股忧郁。

见梅平表情惊异,胡春来介绍道:“前房夫人已经死了,这是新娶的夫人玉儿。”胡春来又介绍,下首的年轻人是大弟子杨威。杨威冲梅平和巴孩施礼。梅平发现,杨威白净面皮,目光中流露出一缕不易被人觉察的东西。

胡春来号称铁腿,当年,凭一双铁腿打败了来关东挑战的少林铁头僧,从此名扬江湖。他不但武功奇高,在关东五侠里边,最是欢快的一个。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他在,现场的紧张气氛就会变得欢快和谐。

因此,胡春来还有江湖笑面郎君的美誉。

此刻,只见胡春来一反往日的欢快,泪水纵横,拉着梅平哭泣道:“梅老弟,哥哥我身有不便,不能下地相迎,请老弟见谅。”

梅平这是方才看清,胡春来的双足已失!

梅平说明来意,胡春来摆了摆手,示意夫人和家人退下,胡春来这才告诉梅平,他的这双脚不是被刀所伤,而是烂掉的。半年前,胡春来练功休息之时,喝下一碗参汤,当天晚上便觉双足疼痛难忍,武功尽失,没过多久,双足便烂掉了。他怀疑是刚才示意退出门去的大弟子杨威在丫鬟所递的参汤中做了手脚。

梅平拿出镖谣,胡春来看后大吃一惊道:“看样子,早就有人在暗中操纵着咱们五人的命运了!梅老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梅平道:“柳、叶先后被杀,应了镖谣中的说的没其心、失其目,而您在半年前就已成了这镖谣中所说的那位丢其足的受害者了。如果如您所说,您是被您的大弟子杨威所害,那么,杨威早就参与进了这编造镖谣的行动中来,也就是说,杨威早就被这个幕后人给收买了。”

胡春来道:“我现在已是废人一个,已没有能力对杨威发号施令了。”

梅平道:“胡兄可令人假意说有事与他相商诱他进来,我自有理论。”

胡春来唤过一个家人让他把杨威找来,家人告诉他说,杨威一个人骑马出去了。

梅平道:“杨威一定发现事情对他不利出去躲避了。也罢,暂且放他一马。除您之外,柳叶二人均是被无影针所伤,看来,一定是一位擅使无影针的高手赶在我们前面下手的。胡兄可知江湖之上何人擅使这种暗器?”

胡春来沉吟片刻说,广宁青岩寺智能禅师见多识广,或许能知擅使此针之人的下落。

梅平道:“胡兄,情况紧急,我们即速赶往青岩寺找到智能禅师,就此拜别!”

梅平和巴孩儿离了胡宅,直奔青岩寺而来。二人正往前走着,忽见前面尘土大起,打松林冲出四骑快马,马上四人个个都是身材魁伟的汉子,为首之人竟是胡春来的大弟子杨威。

杨威道:“梅平,你难道忘了镖谣之中的后面一句了吗?梅和白,断其头。今天,这儿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一摆手,三个汉子各持兵器向梅平和巴孩围来。

梅平吼道:“大逆之徒,卖师求荣,我正要寻机为你师出口恶气,没想到你却送上门来了!”

纵身一跃,长剑在半空出鞘,寒光突泻,三具死尸在马上呆立片刻后方栽落马下,转瞬间只剩杨威一人。

梅平出手之快,以至于首先中剑的那个汉子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他的头飞到了半空,看到了远处的树林和田野,还以为自己羽化成飞仙了呢!

但他另外两个同伴和他们的头儿杨威知道。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当另外两个同伴的脑袋里闪过“后悔”两个字的时候,他们的脑袋已经和先前的那个一样,飞到了半空。

杨威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同伙命丧梅平剑下。他小看了梅平。他的武功,不知强自己多少倍。可事到如今,就是刀山剑阵,也只能硬着头皮面对。

他纵马来到梅平面前。

就听梅平道:“杨威,说出幕后收买你的人,我饶你不死!是死是活,由你选择。”

杨威知道,说出来,即便梅平放了他,幕后的主子也不能容他活在这个世上。他知道,主子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混世魔王。人死留名,雁过留声。更何况主子待他不薄,与其出卖主子而死,还不如光明磊落地死在梅平的剑下!

杨威想到这儿,一阵冷笑道:“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杨某就没想着能活着回去。梅大侠,我知道您和家师交情甚厚,可您想知道,我为什么判师求新主吗?”

梅平将剑入鞘,示意杨威说下去。

杨威仰天长叹一声道:“因为他霸占了我的未婚妻玉儿。我和玉儿同在他手下为徒,我们早已私定终身,可师父却趁我去京城参加武举考试时硬将玉儿霸占了。玉儿不同意,师父便恐吓说如果她不同意,就找个由头按门中规矩将我处以极刑。为了我,玉儿只好就范。”

怪不得初见玉儿之时,梅平就发现她面露忧郁之色。原来,在胡春来、杨威和玉儿之间,竟还有这么一段鲜为人知的秘密!

胡春来是个正人君子,怎么会夺徒之所爱?会不会是杨威为了迷惑他而特意编造的谎言?

索命的镖谣(6)

就在梅平深为杨威和玉儿的遭遇感到疑惑的时候,就见杨威白鹭一般从马上纵到三丈高的树枝之上。梅平仰面看时,就见杨威一挥手,数道寒光闪过,六十四支暗藏袖中的梅花针化作“梅花雨”当头向梅平罩下。

果然是杨威的迷惑之计。

梅平知道,“梅花雨”是胡春来的独门绝学,六十四支梅花针个个在巨毒中浸泡,沾上一根,就会在三个时辰内毒发而亡,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不可施用。梅平和胡春来交往这么多年,也没见过他对谁使用过这个败中求胜的险招。

可他的徒弟却不管不顾,一开始,就想夺人性命。要是换了别人,早就命绝当场,可他偏偏遇上的是梅平。飞狐侠的名号可不是徒有虚名!

只见梅平不躲不闪,袍袖一挥,那六十四根银针就好像雪落湖中,转瞬间便消弥于无形。

杨威不愧为胡春来的大徒弟,见“梅花雨”没有奏效,突地回身一转,挥刀向梅平当头砍下。刀风瑟瑟,附近花树上的红花纷纷飘落,飘荡起一片烂漫的花雨。梅平一看便知这招是胡春来的杀手神招“一叶知菩提”。没有上乘内功的人,是无法达到以刀风挟叶为雨的修为的。

这招名字虽蕴藏佛法,却威力无穷。当年,胡春来就凭这招不知打败多少江湖好手。可梅平毕竟是梅平。

就见梅平微微一笑,抽出鞘内宝剑,然后纵身迎上,一招“催花生春”,剑气直透刀锋,杨威只觉面前白光一掠,和前三个汉子一样,觉得自己升腾到了半空,梅平稳坐马上,自己的身子已然跌落尘埃。

直到此时,杨威才知道活着的好处。可此时,他已经再也没有力气说出话来了。他死了。

梅平走到杨威身边,意外地发现他的左手腕之上竞烫有一朵梅花,不由恍然大悟。

难道,幕后操纵杨威的人竟会是他?

巴孩见梅平若有所思,就问他是不是有什么意外发现,梅平指了指杨威的左手腕上的梅花,问:“巴孩,你见没见过别人手腕上的梅花烫?”

巴孩摇头不知。

梅平道:“看样子,要想找出杨威腕上的梅花烫和无影针的答案,还得尽快找到智能禅师了。如按镖谣所指,下一个目标就是我梅平和白乐天了。”

这个巴孩竟是神刀白乐天

一山一寺一老僧。

一桌一椅一炉香。

两天后,梅平见到了广宁青岩山青岩寺这位德高望众的智能禅师。

青岩山是关东第一山——医巫闾山的主峰,上建青岩古寺。传说一千五百年前,南海落潮,现出一青石佛像,请至青岩山一悬崖绝壁间的一云中古洞内,工人移石像及门不能人,有戏之者日:“老佛若一歪脖则可人”,言毕,佛像之脖即歪。众皆骇,从容移入,肃然起敬而出,忘请老佛正脖,故至今尚歪。唐代渤海国僧人贞素于此建造万古千秋寺,风霜雨雪,几遭劫难,唐太宗时改为青岩寺。有诗云:“不知青岩寺,数里人云峰。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

智能禅师年轻时是当朝一品武官,后来见朝廷腐败无能,便归隐林泉,出家为僧。由于禅师佛学渊博,武功精湛,深得江湖人士敬仰。如今,已是八十高龄,仍然皓首童颜,朗声健步。当小沙弥报上梅平名号,当下趋步出外相迎。

两下寒暄一番,智能将梅平让到禅堂。

梅平见巴孩有些倦意道:“我要好好聆听一番老禅师的佛法,你可去西禅房歇息。”

巴孩走后,梅平从怀里掏出了无影针和镖谣说明来意。智能禅师看了看无影针和镖谣后,刚想说出此针的来历,不知为什么,身子突地一颤,嘴巴颤抖着说不出话来,左手快速在桌子上写了几个字后就扑倒在禅床上。

梅平扶起一看,智能的背后中了一只飞刀,人已经死了。

梅平判断,飞刀是从老禅师背后的窗户透射进来的,忙一脚踢开后窗,可窗外林海茫茫,哪儿有半个人影?

梅平回到巴孩所住的西禅房,巴孩揉着睡眼走了进来,当梅平跟他说明刚才老禅师被害之时,巴孩惊诧得张大了嘴巴:“公子,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梅平道:“镖谣起在凤阳,我想回凤阳找林冲之,商量如何破解镖谣一案的幕后之谜。”

快到凤阳的时候,在一处山清水秀的僻静处,梅平突然对巴孩道:“巴孩,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了,我不想让你跟我一道惨遇不测。这是一张五千两的银票,你拿去另谋生路吧。”

巴孩跪拜在梅平脚下道:“巴孩岂是那种贪生怕死之人!要不是主人收留,哪有巴孩的今天!巴孩誓要和主人生死与共。”

“巴孩,你这又是何苦呢?”

梅平俯身去搀扶巴孩的时候,突见巴孩双掌上翻,梅平躲避不及,被一掌拍在胸部。

这一掌足有千斤之力!这一掌足以劈石开碑!这一掌足以追魂索命!原来,巴孩竟是一个深藏不露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这一掌,就是他的拿手绝招:追魂索命掌。

梅平倒纵三丈方才立住道:“白乐天,这回你总该露出你的真面目了吧!”

索命的镖谣(7)

巴孩微微一笑,将脸一抹,一个鹰眼宽额的中年人出现在梅平面前。

原来,这个巴孩竟是神刀白乐天!

白乐天道:“梅平,不瞒你说,我之所以隐名为佣潜入你家,完全是受人所指。不过,我不明白,你是怎样发现我的破绽的?”

梅平问:“白乐天,在去凤阳的头一天晚上,那封刀函可是你掷的?”

白乐天点了点头。

梅平说出了他是如何识破白乐天的:

“第一,在我接到刀函的时候,就对你产生了怀疑,不过,疑惑不是很大。因为我出去追掷刀函之人时,恰见你从厢房出来。以我的身手,绝少有人能从我的眼皮底下溜走,既便是对方身手再快,起码还可瞄见他的身影。可是我连对方的影子都没有看到,我看到的只是从西厢房出来的你。

“第二,在去凤阳的途中,我发现,你能言善辩,江湖经验很是老到。更为重要的是,我觉得这个刚刚收下的仆人浑身上下透着一种气质和干练。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在白马河边的野店之中,我故意让你住在里间,当天晚上便有刺客透窗行刺。其实,那位刺客只不过是我遇到的好友张海天。从你和张海天搏斗的从容和打法上断定,你绝非是个平常的仆人,而是个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

“笫三,当智能禅师即将说出无影针的下落之时,便突遭飞刀所袭,当我出去追寻刺客路过你所住的西厢房,却见你揉着睡眼从里边走了进来。不过,我发现,西禅房的后窗开着,而从西禅房的后窗跃出便可绕到正禅房,因此,我断定这个行刺智能灭口之人就是你巴孩!因为智能身上发现的飞刀和临来风阳之前的刀函上的飞刀一模一样。江湖上善使飞刀武功高强擅使易容之术之人恐怕就只能集中到一个人身上,那就是你神刀白乐天!”

听罢梅平的讲述,白乐天赞赏地笑了笑:“梅平,我真佩服你的眼力,不过,你可知道我是受何人指使吗?”

梅平道:“我当然知道,你不经意间露出来的左腕上的那个梅花烙就已经告诉我关于你的一切了。如果我说的不错,你是梅花党的人,背后指使你的人便是林冲之!”

白乐天一愣:“你是如何知道背后指使我的人是林冲之?”

梅平道:“这个不难看出。自关东红灯照起义失败后,关东的民间便有了梅花党这个秘密组织。至于我是如何知道你是梅花党的人,我在胡春来的大弟子杨威和你的腕上都发现了梅花烫,而林冲之家中堂上悬挂那梅花堂三个大字的匾额,就足以使我断定,你们的首领就是突然间隐遁江湖的林冲之!另外,我还知道,是谁害死了柳南风和叶晓明。”

“谁?”白乐天顿愕。

“林冲之!”梅平缓缓道。

原来,智能禅师临死前的一霎那,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在写了林冲之三个大字后才气绝身亡的。

就在这当口,忽听旁边的树林里一个熟悉的声音应道:“不错,杀死柳、叶二人的人就是我!”

话音未落,从树林里转出一对男女来。男的竟是林冲之,女的是他的养女红鸾。红鸾一袭红衣,显得英姿飘逸,宛若天境中人。

二人前去广宁办事,恰见梅、白翻脸,这才决意现身的。

林冲之道:“梅平,知道我收买白乐天诳你来凤阳的真正目的吗?”

梅平摇头,林冲之说:“不错,林某就是梅花党的首领。当年,我本是红灯照中的护法,可教主不但对我不信任,还想将我列为大患除掉,因此,我怀恨在心,便组建了梅花党,投靠了清军。当我不择手段总算达到了目的后,又有了一丝担忧,我害怕事情真相败露,会有人前来报仇,可放眼关东武林,能与林某抗衡形成威胁的人只有你们关东五侠,而关东五侠中的柳南风、胡春来和叶晓明则是跟我患难与共的弟兄。我知道,一旦事情败露,这三人是不会放过我的。

“于是,我抓住了关东五侠是一盘散沙甚至互不相识的弱点决意各个击破。首先,我花重金买通了神刀白乐天,然后又买通了铁腿胡春来的大弟子杨威。我通过杨威,神鬼不知地废了胡春来的双腿后,这使我产生了一个想法,何不编造一首歌谣,再按照谣上所说,先后杀掉柳南风和叶晓明,然后再嫁祸到你梅平的身上?于是,我让白乐天易容潜入你的家中,成了你的仆佣,并让他无论如何也要想方设法诳你来到凤阳。当你来到凤阳后,我便吩咐红鸾夜半去掷送镖谣,然后让易容成我的模样的家人拖住你,而我自己则抽身去刺杀柳叶二人。我本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没想到还是被你识破了个中玄妙。梅平,你不愧为飞狐啊!”

梅平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在林府之时,林冲之前后判若两人,原来,是林冲之吩咐其得力的家人易容成他的模样。

梅平道:“那天晚上诱我进入你们府上的神秘客也是你派出来的手下吗?”

谁知林冲之竟摇头不知,梅平疑惑不解。那晚诱他进入林府上的那个神秘客难道不是林宅中人?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也要将他诱至林宅?

梅平正在不解之时,林冲之和白乐天纵身向他袭来。这二人都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尤其是林冲之,在江湖上是泰斗级的人物,这二人联手,梅平定会处在危机四伏之中!

索命的镖谣(8)

可梅平却不慌不忙,游刃有余!

他们哪知道,梅平三年前又接受了武林第一人云中子的嫡传身教!

云中子是三届武林盟主,满清人关时便退隐江湖,江湖中已有五十年未见他的踪迹。

可梅平却得到了他的嫡传身教!三年前,梅平在塞北草原,孤身一人勇斗数十个抢劫汉族新娘的巴图鲁,眼见危机四伏之时,云游于此的云中子救了他。云中子欣赏梅平的人品,便倾其所有,将浑身本事教给了梅平。对此,旁人又岂能得知?

白乐天如一只擒兔的苍鹰,身在半空,便已凌厉攻出十三刀。白乐天号称神刀,刀法已出神人化,江湖上罕有其匹。

这样的武功对付别人绰绰有余,可他的对手却是梅平!此时此刻,梅平对白乐天可谓恨之入骨。

白乐天的刀离他的头一丈之时,他没有回头。

白乐天的刀离他的头还有三尺之时,他仍然没有回头。

白乐天的刀离他的头还有一尺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回头。

只不过这次他却回身拔剑,以气贯剑,白乐天身在空中,便已身首异处!一条血线直射空中,和天空那轮红日交相辉映。

这是云中子教他的绝学“气杀”。这种功夫就是以气贯剑,三丈之内以气就可置人于死地,更何况白乐天离他只有数尺之遥!

白乐天一死,林冲之就有些乱了方寸。

但林冲之毕竟不是白乐天。

几十招过后,梅平便感到势均力敌。

他的武功以不变应万变,招招暗藏玄机。林冲之施展的是独门武功“酸甜苦辣定乾坤”。梅平知道,这种武功源于八卦的原理,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有生门和死门之说。梅平暗忖,要想打败林冲之,必得冲进他的死门挑破他的生门。

梅平知道,死门就在林冲之的下三路。为了迷惑林冲之,梅平的长剑专挑他的上盘,林冲之麻痹之时,突地攻向大转,一剑刺入林冲之的死门。林冲之攻门洞开,梅平便趁热打铁,情势急转直下。

果然,几十招过后,林冲之便乱了方寸,稍一分神,左臂上被梅平划了个大口子。

可梅平也被林冲之一剑刺中了前胸。

林冲之见刺伤梅平,喜道:“红鸾,还不快来帮助为父一把!”

红鸾应声纵到了林冲之身旁,可梅平怎么也没有想到,红鸾竞趁林冲之纵身袭向他的同时,将剑刺穿了林冲之的背部!

林冲之猝不及防跌落尘埃,望着红鸾疑惑不解地吼道:“红鸾,我的女儿,你、你这是何意?”

红鸾朝他猛唾了一口道:“呸!谁是你的女儿?林冲之,你这个败类,当你出卖跟你情同手足的弟兄的时候,你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会有今日吧?”

林冲之上气不接下气,颤声道:“你、你究竟是谁?”

红鸾微微一笑:“我是关东红灯照教主御前护法金玉莲,奉教主之命特来取你首级的。我知道,以我的武功要想取下你的性命可谓是难上加难,于是我只好屈身做了你的养女,伺机为死难的弟兄们报仇。可要想除掉你,又谈何容易?这时候,我听到了你阴谋除掉关东五侠的计划。我知道,除掉你的机会终于来了……”

原来,关东红灯照惨遭重创后,经过明察暗访,搜集到了林冲之叛教求荣的真相,故命金玉莲潜到凤阳。金玉莲化名红鸾,凭着她的美貌和一手高超的绳技博得林冲之的好感.被林冲之收为养女。林冲之指使白乐天潜诱梅平之时,被在一旁捶背的金玉莲听了个一清二楚。当白乐天和梅平来到凤阳的时候,金玉莲奉林冲之之命扮成施毒的神秘客将梅平诱入林宅。至于那个乞丐,则是林冲之花重金收买的死士。

此刻,林冲之的脸儿顿时变得蜡黄。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平日里比他亲生女儿还亲的养女红鸾竟然是时刻想取他性命的御前护法!

和林冲之同样吃惊的还有梅平。

这个神仙般的女子怎么就成了红灯照的御前女护法?

听罢金玉莲的叙说,梅平这才恍然大悟:“这么说,你早就有意让我除掉林冲之?”

金玉莲点头道:“梅公子,放眼关东武林,能为死难的弟兄报仇的人只有您了。我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值得的。”

梅平为金玉莲的献身精神大为感动。这时,就见金玉莲蓦地一颤,扑倒在地上,人已经气绝身亡了。

梅平见林冲之面露狂笑,知是林冲之临死发无影针害了金玉莲,于是大叫一声,一剑便将林冲之的头颅砍下。

梅平在金玉莲的尸体前拜了几拜,然后以剑剜墓,掩埋了金玉莲的尸体,这才离去。此时,夕阳西下,半轮红日落在山颠,将关山映照得火红火红……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投放服务条款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Copyright © 2007-2015 qpx.com 起跑线儿童网版权所有